他是扬威国际战场的战斗英雄,为何主动要求复员去当农民?

国内新闻 阅读(1474)

2019-09-06 16: 34: 41秦剑历史

1953年7月,在中国和朝鲜人民军的共同攻击下,在“联合国军队”旗帜下的美军最终在开城盘门店签署了停战协定。第63军志愿军于9月返回祖国。

1951年,当第63军第187师和5月6师突破林津河时,该组织的战士刘光子引起轰动,甚至一人抓获了63名英国囚犯。在志愿者前线的记者肖驰报道英国英雄的事迹后,刘光子成为了杨威国际战场的全国战斗英雄。小刘和刘也成了好朋友和朋友。

刘光子回到中国后,他被提升为排长。为了训练他,部队将他送到军事加速中学一年半,然后他回到公司并继续担任排长。

第63军返回后,《前线报》停止了。肖驰担任军事部部长。虽然他和刘光子在同一支军队中,了解刘光子的一些情况,但他们从来没有机会见到,也总想见到他。

1955年夏天,肖驰去了刘光子所在的第187师。这只是一个机会,他计划见到刘光子。我还以为刘光子听到这个消息后,便到宾馆找小池。

这两位同志几年没有相见,他们非常亲热。刘光子谈到回国后的情况,谈到工作,家庭等,突然一个话题转过来,他说:“我想要复员。”

“啊?你想复员吗?领导人是否叫你复员?”小池惊讶地问道。

“不,这是我自己的复员提议。”刘光子冷静地说。

这真是小池的意外。他是63军着名的战斗英雄。怎么能叫他复员?无论是保留战斗骨干,还是部队的革命传统,都需要这些英雄模范人物。怎么能叫他们走?那时候,小驰的感情真的很难接受。

刘光梓笑着解释了为什么要求复员:“各级领导一直关心我,训练我,让我学习文化,让我晋升为排长。但是我的基础太差了,我学了一年多的文化,我一点也记不起来了,我学不到。现在我正在进行正规的军事训练。当排长和以前的战斗不一样时,我要写一个教案,我要讲,要做,要示范。没有文化,怎么办?排长不好,军队建设就会吃亏。参军前我是农民,现在我要回去当农民了,太好了。”

听了刘广子发自内心的话,小池觉得自己很有道理。他在考虑军队的建设!

小驰想了想,对刘光梓说:“我现在是军部书记。我总是和军队的首领在一起。你复员后有什么困难?如果你有什么问题,请问我。去当兵头,我能行,没问题。”

刘光梓听到后说:“不,不,没有问题,没有要求。你可以对军队首长这样说。”

最后,小驰和刘光梓分别握手。

1958年,刘光梓自愿回到当地工作。这个草原的儿子回到了养育他的大草原。1997年,刘光梓因病去世,享年76岁。

后来,小驰在一篇文章中谈到了1955年与刘光慈告别时的心情:

“我有一种难以形容和不清楚的想法,有一种感觉,我无法表达自己。这样一个普通的战士,像战场上的老虎一样杀死敌人,做出了如此巨大的贡献,并成为第二个 - 战斗英雄。现在,我正在考虑部队的发展,我建议复员。

“他过去曾经与血液和生命搏斗,他吃了一点雪,经历了很多苦难。现在军队已经从战争走向和平,生活条件逐渐好转,各种治疗方法都有所改善,他已经走了。他领导该组织没有个人要求,也没有提到任何条件。

“这是什么精神?这不是'成为一个高尚的人,是一个超出低级品味的人'的精神吗?在今天流行的语言中,这被称为真正的奉献,而不是要求它。 “

1953年7月,在中国和朝鲜人民军的共同攻击下,在“联合国军队”旗帜下的美军最终在开城盘门店签署了停战协定。第63军志愿军于9月返回祖国。

1951年,当第63军第187师和5月6师突破林津河时,该组织的战士刘光子引起轰动,甚至一人抓获了63名英国囚犯。在志愿者前线的记者肖驰报道英国英雄的事迹后,刘光子成为了杨威国际战场的全国战斗英雄。小刘和刘也成了好朋友和朋友。

刘光子回到中国后,他被提升为排长。为了训练他,部队将他送到军事加速中学一年半,然后他回到公司并继续担任排长。

第63军返回后,《前线报》停止了。肖驰担任军事部部长。虽然他和刘光子在同一支军队中,了解刘光子的一些情况,但他们从来没有机会见到,也总想见到他。

1955年夏天,肖驰去了刘光子所在的第187师。这只是一个机会,他计划见到刘光子。我还以为刘光子听到这个消息后,便到宾馆找小池。

这两位同志几年没有相见,他们非常亲热。刘光子谈到回国后的情况,谈到工作,家庭等,突然一个话题转过来,他说:“我想要复员。”

“啊?你想复员吗?领导人是否叫你复员?”小池惊讶地问道。

“不,这是我自己的复员提议。”刘光子冷静地说。

这真是小柴的意外。他是第63军的着名战斗英雄。怎么能叫他复员他呢?无论是保留战斗的中坚,还是来自部队的革命传统,都需要这些英雄模范人物。他们怎么能被叫走?那时候,小智在感情方面真是不可接受。

刘光子微笑着解释他为什么要求复员:“各级领导一直关心我,培养我,让我学习文化,让我成为一个排长。但我的基础太差,我学到了一年多的文化,我记不起来,我无法学习。现在我正在接受定期的军事训练。当排长不同于以前的战斗时,我必须写一个课程计划,我会说话,做,并且展示。没有文化,怎么做?当排长不好时,军队建设将遭受损失。我在加入军队之前是一个农民,现在我又回到了农民,太好了。“

从心里听了刘光子的话后,小池觉得他很合情合理。他在想军队的建设!

萧琦想了想,并对刘光子说:“我现在是军事部长。我一直是军队的负责人。当你复员时,你有什么困难?如果你有任何问题,请问我。走到军队的头上,我能做到,没有问题。“

刘光梓听到后说:“不,不,没有问题,没有要求。你可以对军队首长这样说。”

最后,小驰和刘光梓分别握手。

1958年,刘光梓自愿回到当地工作。这个草原的儿子回到了养育他的大草原。1997年,刘光梓因病去世,享年76岁。

后来,小驰在一篇文章中谈到了1955年与刘光慈告别时的心情:

“我有一种说不出、说不清的想法,有一种无法表达自己的感觉。这样一个在战场上杀敌如虎的普通战士,做出了如此大的贡献,成为了二级战斗英雄。现在,我正在考虑军队的发展,我提议复员。

“他以前用鲜血和生命抗争,吃了点雪,吃了不少苦。现在部队从战争走向和平,生活条件逐步改善,各种待遇提高了,他就走了。此外,他领导的组织没有个人要求,也没有提到任何条件。

“这是什么精神?这难道不是“做高尚的人,做不出低级趣味的人”的精神吗?在当今流行的语言中,这被称为真正的奉献,而不是要求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