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金芳:唱好兴安岭上的“赞达仁”

国内新闻 阅读(945)

中国文化传媒网我想昨天分享

本报记者王学思

7月21日凌晨5点,64岁的关金芳将行李箱拖出黑龙江大兴安岭的家中。经过车然后转向车,当晚10点,关金芳来到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的酒店。在这方面,关金芳特别兴奋,不要感到疲倦,因为她是唯一一位前来参加2019年中国土着民歌节的黑龙江歌手。作为鄂伦春民歌的全国代表传承人,关金芳说,这次不仅要唱鄂伦春民歌,还要向专家和同事汇报近年来小村庄发生的事情。

这个小村庄是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区呼玛县的鄂伦春有人居住的村庄。白银县银纳春乡白银纳村。鄂伦春族是中国人口较少的民族之一。在鄂伦春语中,“山歌”被称为“赞大仁”。 “Zandaren”是鄂伦春人用唱生活的主要形式。它也是狩猎生活中的传播媒介。

关金芳说,从小就喜欢和村里的老人一起唱民歌。在村里,当我听到一首好歌的人时,她会立即取出小书和笔,用专门记录的乐谱录制旋律,然后写下歌词。直到2004年的某一天,这种爱情突然变得沉重。

当天,关金芳接到了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鄂温克族自治旗文化中心干部丽娜的电话,并邀请她到北京参加“中国传统音乐与收藏”的收集和录制。 “中国音乐学院图书馆藏文化资源建设图书馆”。

这是关金芳首次访问北京。哪种最好的民歌是好的?什么样的服装更合适?放下电话,关金芳去了村里最老的关根尼老人商量。最后,他们决定唱一首风格和风格完全不同的歌。虽然丽娜在电话中说她此时会唱两三首歌,但两人决定在讨论后选择13首歌。为此录音,关金芳还特别代表了鄂伦春的服饰。

录音特别顺利,但录音结束后,关金芳非常担心。她回到胡马县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县长报告组建鄂伦春民间艺术团的想法。她说,这次北京之行让自己“经过长时间的睡眠后突然觉醒”,发现鄂伦春文化已经失去了太多。他们不得不接受他们,让村民们意识到鄂伦春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魅力。

为了组建一个艺术团,她开始教年轻人唱歌。当她白天上班时,她在晚上教书;当孩子们分心生活并在家里学习时,她打来电话。在那段时间里,几乎每天她都要从早上7点到凌晨1点打电话。 “每天我的手机都很热,每月的电话费是五六百元。”关金芳说,把民族文化传递给年轻人是她最重要的责任和使命。

2006年,鄂伦春民间艺术团逐渐上映。起初,他们在村庄的十字路口和小村民的村庄里表演。之后,他们赴北京,哈尔滨,福建,广东等地演出。除了演唱鄂伦春民歌外,孩子们还学习了鄂伦春的传统舞蹈。

关金芳在不同时期,不同目的下制作了100多件鄂伦春族传统服饰。民间艺术团体的孩子们也穿着这些衣服的服装秀。关金芳给服装秀一个整版的名字,最后决定“从远古时代开始”。她说,我希望村里的年轻人能够从这些服装中学到鄂伦春文化是如何一步一步地代代相传的。

收集报告投诉

本报记者王学思

7月21日凌晨5点,64岁的关金芳将行李箱拖出黑龙江大兴安岭的家中。经过车然后转向车,当晚10点,关金芳来到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的酒店。在这方面,关金芳特别兴奋,不要感到疲倦,因为她是唯一一位前来参加2019年中国土着民歌节的黑龙江歌手。作为鄂伦春民歌的全国代表传承人,关金芳说,这次不仅要唱鄂伦春民歌,还要向专家和同事汇报近年来小村庄发生的事情。

这个小村庄是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区呼玛县的鄂伦春有人居住的村庄。白银县银纳春乡白银纳村。鄂伦春族是中国人口较少的民族之一。在鄂伦春语中,“山歌”被称为“赞大仁”。 “Zandaren”是鄂伦春人用唱生活的主要形式。它也是狩猎生活中的传播媒介。

关金芳说,从小就喜欢和村里的老人一起唱民歌。在村里,当我听到一首好歌的人时,她会立即取出小书和笔,用专门记录的乐谱录制旋律,然后写下歌词。直到2004年的某一天,这种爱情突然变得沉重。

当天,关金芳接到了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鄂温克族自治旗文化中心干部丽娜的电话,并邀请她到北京参加“中国传统音乐与收藏”的收集和录制。 “中国音乐学院图书馆藏文化资源建设图书馆”。

这是关金芳首次访问北京。哪种最好的民歌是好的?什么样的服装更合适?放下电话,关金芳去了村里最老的关根尼老人商量。最后,他们决定唱一首风格和风格完全不同的歌。虽然丽娜在电话中说她此时会唱两三首歌,但两人决定在讨论后选择13首歌。为此录音,关金芳还特别代表了鄂伦春的服饰。

录音特别顺利,但录音结束后,关金芳非常担心。她回到胡马县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县长报告组建鄂伦春民间艺术团的想法。她说,这次北京之行让自己“经过长时间的睡眠后突然觉醒”,发现鄂伦春文化已经失去了太多。他们不得不接受他们,让村民们意识到鄂伦春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魅力。

为了组建一个艺术团,她开始教年轻人唱歌。当她白天上班时,她在晚上教书;当孩子们分心生活并在家里学习时,她打来电话。在那段时间里,几乎每天她都要从早上7点到凌晨1点打电话。 “每天我的手机都很热,每月的电话费是五六百元。”关金芳说,把民族文化传递给年轻人是她最重要的责任和使命。

2006年,鄂伦春民间艺术团逐渐上映。起初,他们在村庄的十字路口和小村民的村庄里表演。之后,他们赴北京,哈尔滨,福建,广东等地演出。除了演唱鄂伦春民歌外,孩子们还学习了鄂伦春的传统舞蹈。

关金芳在不同时期,不同目的下制作了100多件鄂伦春族传统服饰。民间艺术团体的孩子们也穿着这些衣服的服装秀。关金芳给服装秀一个整版的名字,最后决定“从远古时代开始”。她说,我希望村里的年轻人能够从这些服装中学到鄂伦春文化是如何一步一步地代代相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