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戴笠最得意的弟子,曾奉命暗杀鲁迅,最终没敢动手

国际新闻 阅读(1721)

1946年3月17日,戴笠乘坐飞机从青岛飞往南京,因南京天气恶劣,转飞上海,但上海也无法降落,只好又转向徐州,结果在经过南京时坠机。

(图:晚年的沈醉接受采访)

1949年12月,沈醉被云南省主席卢汉扣押,说是“扣押”,但后来的资料证实,其实沈醉是跟卢汉一起起义,并帮卢汉抓捕了很多军统特务。

但不知道什么原因,沈醉还是被当成“战俘”处置,直到1960年才被特赦。出狱后,周恩来亲自宴请,说:“共产党从不计较个人恩仇,特赦你们是为了党和人民的利益,所以希望你们以后一定要做些对人民有益的事情。”

1981年,沈醉去香港小住,很多当年的朋友、同事都去看他,劝他留在香港,或是去美国享福,但沈醉说:“大陆的物质生活是差一点,但我不是为钱而来的。我母亲生前对我说过:一个人可以不做官,但一定要做人。在大陆,我才真正懂得了人生的道理。”

并对朋友们说:“国家的分裂是在我们这一代身上造成的,应该在我们这一代身上结束。这样,生对得起后代,死对得起祖宗。尽管我们过去走的路各不一样,但从今天起,一个人是流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就看他为统一祖国是出了力,还是相反。

1996年3月18日,沈醉在北京病逝,终年82岁,算是善终。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map.dangerclosepb.com